打开电脑随便浏览新闻,蓦然看到贾宏声跳楼自杀身亡的新闻,心里一下就沉了下去,外面的燥热和暑浪虽然被空调隔住了,但是在这流火的七月,看到这样的新闻心情还是降到了冰点。提笔几次都放下了,因为想到贾宏声有那麽多的有名的同学,并不缺我的一片悼念的文章,但是多年前在贾宏声家里和他聊天的往事,无论如何挥之不去,就当祭奠一个鲜活的生命并希望他早些安息。

让贾宏声这张最好的照片给大家留下更多美好的印象吧

其实贾宏声的内心还生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渴望爱情也渴望有好戏去演,但是他的天性脆弱和被宠坏了的性格让他染上毒瘾,这个致命的生命错误,令贾宏声的善良的父母内心锥痛不已,虽然最后戒了毒,但是外面的世界已完全改变。中国的影视圈已迎来了资本主义压榨下的无脑时代,任何思想和美学的追求都被金钱异化了,贾宏声开始挣扎,但是时代的巨浪打在他脆弱的内心上无疑是千疮百孔,于是对生命的思考令贾宏声走向了另外的世界,也许那是他心中的天堂,但是这对于爱他的父母来说太凄楚了。

贾宏声很热情,把我们让进到他那个小屋,只见屋内的墙壁被涂满了黑色的墙漆,约翰-列侬的照片被挂在很显眼的地方,贾宏声席地坐在门口的床边,他的眼睛散发着热情也有些迷茫,他说我是约翰-列侬的儿子,我在和他对话。听完这些话,我浑身一紧,接着我们的话题开始转向别的题目,我感觉贾宏声并不太像一个演员,他有着许多文艺青年的气质,他的内心还没有被这物欲的时代污染,但是他的天生敏感和脆弱又让他要面对虚荣、浮华、奢靡等等这个圈子里的许多痼疾,他的自尊和虚荣令他已和迅猛的时代脱节,他内心的年轻和单纯令他像一个懵懂的少年去看一出晦涩的话剧一般对这个时代的疯狂和丧失人性困惑不已。

这个时代是很怪异的,有些人虽然活着,但是其实和死了又没什么区别(这些人内心的腐臭令人间更增加苦难),有些人虽然死了,但你觉得他在活着,例如曹雪芹,你就觉得他还在活着,他的醒世和顿悟令《红楼梦》不朽。

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那次去贾宏声家给他拍摄的照片,无奈年代太久了,那些在今天看来颇为珍贵的照片已找不到了。应该是1997年的夏天,我和伊夫约好去贾宏声家看他,其实我和他并不熟,因为看过张暖忻的《北京你早》,而且特别喜欢这部电影,于是因了要给日本的刊物写稿子,我和伊夫敲开了贾宏声家的门。

贾宏声的前生今世给我们生者的启示 newsfabu001 2010-07-06 15:12:16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