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我每当看见白色的物体出于生理上的所谓条件反射就会出现一些诸如呕吐之类强烈的反映。起因是由于上个周末下午乘公交车的一段经历。记得那天下午同事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设计院他在那里等我,因为我当时在铁路局,要到那家设计院需乘坐被“刀郎”唱红大江南北的2路汽车到终点然后倒车,就在那趟车上的发生一切却使我在最近的几周完全丧失了食欲。
记得当时我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很快地赶到了2路车站,在经过诸如等车、投币等必经程序之后我就像以往一样站在车上拉着吊环用余光搜索可能的座位,但是很失望,一连过了好几站都没有空座位,哎!又得站到终点了。我心里这样想到。谁知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一位男士忽然表情很复杂的从自己座位上起身,并且就在我身边没有多远,我几乎没有思考就由身体完成了从刚才的立正姿式到现在的比较惬意的状态,心中一阵窃喜……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那位男士站在离座位很远的地方,到了下一个车站也没有下车。脸上还带着羞愤的表情,这时我迅速地给他一道热情的眼神,而他则还与我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算了,既然有座位坐我就别想那么多了。
这个时候我开始浏览着车外飞逝的风景,来打发漫长的时光,然而当我随着车身的跳动将目光不经意的转动时我的目光却定格在离我眼睛大概40公分的距离之上。我一下醒悟了那位男士离开座位的原因了,因为就在我座位前的另外一位男士他的头正好在我的正下方。因为我坐在公交车比较靠后的几排,而那些座位较前两排为高,因此我才可以将前排的那位男士的头顶一览无余。这个头给我和前面那位男士的感官刺激是不能用语言所表达的,说实在的我前排的那位男士着装还是够体面的,笔挺的西装手臂检挽着名牌皮包。但是他的头上确是惨不忍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堆相当壮观的头皮屑,在他油光发亮的头发中间相当刺眼,最大的直径超过了1厘米。而且由于头脂的作用,这些头皮屑与头发间的结合相当好。可以用藕断丝连来形容,那些头屑数量之庞大,场面之壮观是我以前所未曾见过的,就像是满满的一碗米饭。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的肠胃以及身体里和消化有关的器官全部剧烈的运动起来。皮肤的毛孔也急剧扩张。身体不自主地紧紧贴住靠背…..我的头迅速的转动了180度,想让自己不要再往前看。
但是人的心理确实很奇怪,你越是不想做的事情大脑偏偏和你作对,自己忍不住又看了几眼,每当目光到达不该到达的地方时身体都会作出剧烈的反应。我也想像先前那位男士一样的选择离开,但是又不愿放弃来之不易的座位,大脑就像这样的进行着反复的斗争。目光不由得投向周围的乘客希望得到声援,但是别的乘客都如以往的没有注意到我眼前的一幕。我于是怀着恶作剧的心理将我的身体偏开了一些希望我后面的乘客可以看见,但是后面的乘客几乎都在打盹,我产生了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想法,于是我使劲的咳嗽了几声,可还是没有人理睬,于是我就不间断地发出各种声响,终于引起了一位女士的注意,她一开始误会我是在给我车上的同伙做配合,并搜索了一遍,同时提醒站在中间的儿子注意。我用目光给她解释,并很坏的将她的目光指引到我想让她看见的地方,那个老太太显然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很快的将目光移到了别处,并且同事掏出了自己的手帕。当时我很开心,我极力扩大战果,于是我故意转过去将我的作为旁边的玻璃推开了一点,马上就遭到别的乘客的反对。我这次没有直接表达我的意思,确是在关窗户时有意的侧身将其目光吸引过去。而不是直接暴露我的意图,我很满意地看着那位乘客当时的反应。这个时候我前一阵子的不快全都被我忘却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看着不断增加的观众以及他们形态各异的表情后的喜悦,在我的努力下我身后几排的乘客都有幸观赏到了这不堪入目的画面,我这个时候才深深的体会到了。
“如果一个人痛苦真的是很难受的,但是如果让大家和你一起分担痛苦才是最快乐的”这句至理名言的真正含义!另外就是那个关于雀斑长在别人脸上不难看这句话的无比正确性,愉快地完成了这次原本十分尴尬的旅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