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公众考古大都停留在公众对考古遗存的认

作者:文物考古学

最近几年,公众考古学成为中国考古学界的时尚,受到大家青睐。咱们说的公众考古学是从英语public archaeology翻译过来的。英语public对应的汉语,有“公众”和“公共”两个意思,所以public archaeology又译作公共考古学。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公众指“社会上大多数的人;大众”,例如公众领袖、公众利益。公共指“属于社会的;公有公用的”,如公共汽车、公共场所、公共财物。按照字面理解,公众考古学是指社会上大多数人的考古学,或称大众考古学。公共考古学是指公有公用的考古学,有点类似大学里的公共英语、公共政治。目前考古界大多数人习惯称其公众考古学,只有少数人称其公共考古学,一般认为两种说法没有区别,其实区别还是存在的。
近年来,国内公众考古学的方法与形式很多,比如每年的遗产日和博物馆日把公众请进考古现场或模拟现场,让公众参观和感受考古过程,近距离接触古代遗存;组织公众适度参与不重要的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考古工作者走进学校、社区,展示考古发现,讲授考古知识,宣传文物保护;考古专家学者出书写文章,搞专题讲座,网上开博客,想方设法普及文物考古知识;加强各种媒体宣传报道,开设公益网站,让公众及时获得更多的考古信息,等等。这些做法已经取得一定的效果和成绩,大家正在逐渐明白“公众考古不等于科普”。苏秉琦先生曾提出“考古是人民的事业,不是少数专业工作者的事业。人少成不了大气候。我们的任务正是要做好这项把少数变为多数的转化工作”,大家开始认识到,当今考古学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但是,目前的公众考古大都停留在公众对考古遗存的认知,关注遗存的发现,注目于遗存历史、科学、艺术价值的判断与评估,以及对其保护与利用。这些做法都是停留在学术的、专业的、技术的层面上,实践证明,只有这些层面的内容是不够的。
2015年1月10日《光明日报》头版刊登了评论员文章《将文化遗产保护提升为基本国策》。早在十年前,环境与遗产专家徐嵩龄就发表了题为《第三国策:论中国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的专著。他提出环境与遗产均为公共产品,均属公益事业,呼吁尽快把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作为国家的基本国策。在今天,考古遗存属于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属于人民的公共产品,正在成为公众的认识。因此,中国考古学应当开辟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即文化资源管理。基于这一认识,我认为应当把公众考古学纳入到公共管理领域之中,加强这方面理论与实践的探索。如能这样的话,叫作公共考古学似乎更好。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太阳城游戏平台太阳集团游戏网站 ,那篇评论员文章还说:“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既要发挥国家的主导作用,也要激发人民群众的主体力量,要让文化遗产保护的观念融入百姓的日常生活之中,做到爱物惜物、慎终追远,让每一位百姓在日常生活中能自觉自信地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的关系。唯有各级政府和人民群众共同努力,文化遗产保护的这棵树苗,才能结出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硕果来。”诚哉斯言。
(来源: 今晚报    作者: 陈雍)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