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窑址及其窑渣堆积的中心位置布设探方1

作者:文物考古学

2015年的考古发掘位于钟鼓堂,发掘前设立临时基点,以此为中心,布设探方,探方的编号采用“年度 醴陵窑首字母 探方编号”。根据前期的调查,我们在窑址及其窑渣堆积的中心位置布设探方10个,发掘面积250平方米。因今年冬天雨水异常频繁,原计划发掘的清代大德生窑址未能实施。

           图片 1

                            2015年醴陵窑考古发掘位置图

      图片 2

                                发掘区航拍照(上为南)

   1、 出土器物情况

虽然窑炉前部已经被破坏,但从近现代扰乱坑及保留的窑渣堆积层中还是清理出了大量的遗物。分为瓷器、窑具。瓷器种类有碗、盏、高足杯、笔添、折沿盘、执壶等,以碗为大宗,其次是盏、高足杯、折沿盘,执壶、钵等较为少见。釉色以青白釉、青釉居多,另有一定数量的酱釉。青白釉层虽厚,但釉色莹润透亮,玻璃质感强。瓷器极少数有刻花纹样。碗、盘等器物多胎体厚重,器形大气,但也不乏小巧玲珑的盏、杯等器物。窑具较为简单,主要是垫钵,垫钵的大小根据垫烧的器物尺寸而略有差异。

         图片 3     图片 4

我们在窑址及其窑渣堆积的中心位置布设探方10个。            TN06E03②:13 青釉饼足盏             TN06E03②:9 青釉涩圈碗

         图片 5    图片 6

              TN07E04②:8高足杯                     TN07E04②:5折沿盘

         图片 7    图片 8

             TN07E04②:9酱釉碟                    TN07E04②:3  酱釉碟

我们在窑址及其窑渣堆积的中心位置布设探方10个。    2、主要收获

(1)通过此次发掘,明确了Y15的烧造年代、窑炉结构及装烧工艺等。

Y15的窑渣堆积中出土的器物均采用涩圈叠烧法烧成,虽然发现极少量支圈,但芒口器几乎不见。而从以往对益阳羊舞岭窑以及江西景德镇窑青白瓷窑址的发掘成果来对比的话,支圈覆烧法主要盛行于南宋时期,进入湖南以后则主要集中于南宋晚期。另外从产品的形态特征来看,器物多厚重,釉层肥厚,这些都具有元代瓷器的特征,因此发掘的Y15,其年代当在元代。通过对元代窑址Y15的发掘,我们明确了窑炉的形制为龙窑,而非清代至民国时期的阶梯窑。但值得说明的是,元代醴陵窑烧制的仿龙泉青瓷、清代醴陵窑烧制青花土瓷都是更注重产量,均采用涩圈叠烧法烧制器物。

      图片 9

                                      窑床尾部

      图片 10

                                    窑床窑沙堆积

      图片 11

                             窑尾利用山体开凿的排烟设施痕迹

(2)、获取了一批时代较为明确的青瓷标本,为了解湖南仿龙泉窑产品的窑口分布提供了新的材料。

从这批瓷器从形制特征等方面来看,其时代应为元代早中期,整体风格模仿龙泉窑青瓷,但釉色尤其是青白釉与龙泉青瓷差异极大,更像景德镇青白瓷。结合之前对益阳羊舞岭窑的发掘情况,我们认为此次发掘的Y15,其工艺技术是南宋晚期醴陵窑青白瓷技术的延伸,入元以后,根据市场的需求对产品风格、装烧技法都做了改进,尤其是放弃了南宋晚期的覆烧法,而是采用了涩圈叠烧的方法。从技术难度来讲,覆烧法的工艺要求极高,支圈的制作需要非常规整,而涩圈叠烧法则相对来说要简单一些,所需要的窑具也只有置于窑床上的垫钵。从南宋晚期大量使用支圈覆烧,到元代开始采用涩圈叠烧,这更多的是体现了窑工根据市场的变化调整产品风格、工艺技术的一种策略。

(来源:湖南考古所网站)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