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和长安在不同的历史时期

作者:文物考古学

 

 

  洛阳最早何时在丝绸之路历史上扮演重要角色?有学者对此作了考证。“古都洛阳在丝绸之路上发挥重要作用,应该是在东汉时期。”洛阳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毛阳光告诉记者,这一时期,由于班超平定西域,丝绸之路得以畅通,洛阳是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中原与西域的经贸文化交流持续到西晋时期。

  丝绸之路带来国际声望

 

 

 

  “汉魏洛阳故城、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新安汉函谷关遗址以及崤函古道——石壕段构成‘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重要的申遗点,这些历史遗迹都彰显了丝绸之路的洛阳印记。”毛阳光表示。

  汉唐盛世将中国古代文明推向顶峰,这一时期丝绸之路的繁盛铸就了洛阳“国际大都市”的辉煌。

  丝绸之路上的明珠 

 

 

 

  从交通上看,由于中外文化交流的开展,作为丝路的起点,洛阳不仅在中国“居天下之中”,成为四方辐凑的经济文化中心,也成为联系世界各文明地区的东方中心。“洛阳不仅通过陆路交通与西域、中亚、西亚、南亚以及欧洲相连接,也通过水路交通与东亚、东南亚、南亚以及西亚、非洲、欧洲相联系。”石云涛告诉记者,丝路贸易给洛阳带来了经济和文化的繁荣。自汉代以来,中亚、南亚、波斯、阿拉伯和罗马的商队源源不断地把西方文化带入洛阳。

 

  2014年6月22日,“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申遗成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做了这样的描述,“在绵长的丝绸之路网路中,长安—天山廊道路网长5000公里,从汉唐的都城长安/洛阳出发,一直延伸到中亚的七河地区”。汉唐时期的洛阳作为历史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带来了中外经贸文化的首次繁盛交流。

 

  毛阳光告诉记者,隋唐时期,洛阳因为发达的经济、便利的交通、重要的战略地位使得其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如隋炀帝时期、唐高宗后期以及武周时期,仍旧是西域各国人等到达东方的终点。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1月11日第4版)  

 

 

图片 1

 

  《晋书·武帝纪》记载,西晋武帝登基之时,“四夷会者数万人”。西域诸国也多次遣使朝贡。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西北长城烽燧址发现的古粟特文书信第二号信札是以姑臧(甘肃武威)为中心从事商业活动的粟特胡人寄往家乡撒马尔罕的信。毛阳光介绍说,多数专家认为信写于西晋末年。信中提到他们到洛阳经商的情况,其中还涉及永嘉之乱中洛阳所遭到的破坏。

  正如毛阳光所说,汉唐两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积极进取也是中外交流比较频繁的时期,因此也是丝绸之路较为繁荣的时代。通过丝绸之路,外来宗教、风俗、服饰、器物传入洛阳,给城市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得“天下之中”的洛阳呈现多元化的异彩纷呈。

 

  见证文化交汇

  西域诸国通过丝绸之路朝贡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魏晋时期。《三国志·魏书》记载“魏兴,西域虽不能尽至,其大国龟兹、于阗、康居、乌孙、疏勒、月氏、鄯善、车师之属,无岁不奉朝贡,略如汉氏故事。”现藏洛阳博物馆的白玉杯,出土于曹魏正始八年墓,玉质温润细腻,线条流畅,是上等的和田美玉,学者们认为,此物就是通过丝路而来。

  龙门石窟可见大量中亚粟特移民的造像题记。北邙山和龙门山、洛阳城东还出土了大量粟特人的墓志。唐墓中也有大量胡俑、骆驼俑出土,还出土了高足杯、长杯、兽首壶、东罗马金币等具有异域色彩的文物。近年来还出土了景教经幢、景教徒花献墓志等珍贵遗物。

  也有学者将洛阳与丝绸之路的渊源追溯到更早的周代。一般认为,丝绸之路的开通起始于西汉武帝时代的长安,当年张骞从这里出使西域。一些学者注意到,如果仅仅将长安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有失偏颇。毛阳光认为,丝绸之路起点城市并不是恒定不变的,是动态变化的。随着政治形势而变化,东周、东汉、曹魏、北魏都曾以洛阳为都,成为这一时期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隋唐时以洛阳和长安为东、西两都,洛阳和长安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都城位置的迁移,交替成为丝绸之路的东方地点。因此,两座城市都是丝绸之路东端的明珠。

  《洛阳伽蓝记》说洛阳,“自葱岭以西,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款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所谓尽天地之区已。乐中国土风因而宅者,不可胜数。是以附化之民,万有余家。门巷修整,阊阖填列。青槐荫陌,绿柳垂庭。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别立市于洛水南,号曰四通市,民间谓永桥市”。“从这段记录中不难看出,汉唐年间,通过丝绸之路许多域外人士慕名而来,或奉使、或经商、或传教、或以艺术特长谋生。丝绸之路给洛阳带来了国际声望。无论西方,还是东亚,人们很早就了解到洛阳。”石云涛表示。

 

  在丝绸之路的发展历程中,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后期以及隋、唐(含武周)这几个时代都在洛阳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少已经融在洛阳这座城市生命脉络之中。

  如今的洛阳人还有吃胡椒的饮食习惯,正如采访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钱国祥所说,这大概是丝路历史留给这座城市的印记。“在汉代,胡椒的收藏量往往是财富的象征。”文献与考古中,能见到丝路繁盛在洛阳留下的更多印记,成为研究洛阳古都史和丝路文明史的重要材料。《后汉书·五行志》记载,东汉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胡饭、胡箜篌、胡笛、胡舞,“京都贵戚皆竞为之”。这一时期,佛教也经过西域进入洛阳。“尽管传世文献中‘永平求法’的记载在具体史实方面虽然还存在诸多争议,但其反映佛教在东汉时期传入洛阳的历史大背景却是毋庸置疑的。民国时期在洛阳出土,现存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刻有佉卢文题记的井栏刻石,就表明了当时洛阳中亚僧团的存在。”毛阳光介绍说。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教授石云涛认为,由于洛阳“居天下之中”的优越位置,曾是全国经济中心和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全国各地物产先是转输洛阳,再供应长安。从文化地理角度看,长安和洛阳属同一文化区,唐代时“咸洛”并称。中国是丝绸的故乡,这个交通网络以中国为东方起点,长安和洛阳都是有作为其标志的意义。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